亿万先生在线注册网站 问律师:员工和企业的利益冲突如何认定?

2020-01-09 17:45:09

亿万先生在线注册网站 问律师:员工和企业的利益冲突如何认定?

亿万先生在线注册网站,案 情

王某2008年4月入职a公司担任采购经理一职。2019年初,王某组织对a公司的供应商进行审查。在王某的主导下,a公司终止了与一家合作超过12年的供应商b公司的合作,理由是b公司的产品不达标。但当天,b公司负责人李某就向a公司发送邮件,除对供应商审查结果表示不服外,同时还对王某进行了投诉举报,称王某的妻子一直在做化妆品微商生意,在王某的要求下,李某的妻子也在帮王某的妻子推销化妆品,王某的妻子曾要求李某的妻子一年完成30万的业绩,还提出让李某的妻子一次性支付18万元入伙费成为他们的合伙人,但李某夫妻考虑金额太大,没有答应,双方因此产生不和。所以李某认为,这次a公司终止b公司的合作,完全是王某假借供应商审核为由,对其公报私仇、打击报复。a公司随即对王某展开了合规调查。调查发现,王某与李某存在工作往来,一次聊天的过程中,王某介绍了自己的妻子是从事化妆品微商的,李某主动介绍李某妻子一起加入。根据a公司规章制度规定,员工在职期间不得从事与公司形成利益冲突的事务;若员工或其近亲属有任何现有的或潜在的利益冲突情形,都必须以书面申报;若员工违反公司利益冲突政策的,将被视为严重违纪,公司可立即解雇。最终a公司以王某违反公司利益冲突规定,并且在调查过程中存在故意隐瞒的不诚信,解除了与王某的劳动合同。王某表示自己对妻子的业务并不知情,即便是推销化妆品,双方也是自愿交易,且化妆品和公司业务并无关联,也未对公司造成任何影响和损失。公司解除王某的行为是否合法?

1.办案思路

张宏威律师:作为公司方的代表律师,我们认为员工的这个行为是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而且违背了劳动者对公司的忠实义务。首先,公司对于利益冲突是有明确规定的,员工或其近亲属有任何现有的或潜在的利益冲突情形,都必须以书面申报。在本案中王某知晓这个规定,但是没有向公司申报。其次,从这件事本身来看,员工的岗位是公司的采购,具有一定的权利去选择供应商。这个职位本身有一定的特殊性,现在他的妻子却和公司供应商的妻子一起做微商。员工在这个期间知情、参与而且没有告诉公司,那么他为什么不告诉公司?而且在妻子微商的行为中,员工通过其妻子同供应商之间是有利益往来的。这个利益最终归属于谁?最后,公司在解除流程上也是合法的,经过调查,解除结果也通知了工会。从以上三点得出公司的解除是合法合理的。

许嘉怿律师:我们认为本案中公司解除与王某的劳动合同存在一定的瑕疵和问题。所有违纪解除类的案件都会要求从依据和事实两个方面去看。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缺少任何一个条件我们都认为公司涉及违法解除。在本案中公司解除与王某的劳动合同的依据是公司内部的制度规定,有员工手册和利益冲突政策等。因为王某与公司建立了劳动关系所以这个制度对王某有一定的约束力,这是大家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王某所在公司的规章制度能够约束到王某的妻子,我认为这超出了一般的合理范围,违背了合同的相对性原则。所以我认为公司的解除依据本身就是不合理的,甚至该条款是无效的。其次,从事实上说公司认为的违纪事实主要是说王某有利益冲突行为,但是看整个案件,王某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行为。本案的核心是王某的妻子在和供应商的妻子聊化妆品,所以我们可以认为这是两个妻子之间的问题,甚至可以认为是女性之间的日常话题。这和王某没有关联,与王某的公司更加没有关联性。所以我认为公司所述的违纪事实客观上也是不存在的。综上,公司的解除行为应该是违法的。

潘家琪律师:这是典型的劳动争议案件中有关利益冲突的案件。所谓的利益冲突主要是指劳动者的个人利益与公司的利益产生冲突的情形。所以本案公司需要证明的是员工自己的个人利益是否与公司的利益产生了冲突。本案还有个特殊之处,通常的利益冲突是员工本人的行为和利益是不是与公司的利益产生冲突。而这个案子中,是员工妻子的行为,那这个行为是不是可以归属于员工继而影响公司的利益?另外,员工方的代理律师也提出,公司的规章制度是不可以约束到员工的家属,这也是本案在争议焦点。

2.王某妻子的行为应该如何定性?

张宏威律师:首先我们认为员工的妻子与供应商妻子之间发生的购买微商产品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商业行为,远远超出了个人购买用于个人生活的范畴。从频率上有多次打款,多次发货而且时间持续长达一年。仅半年时间购买金额就超过了5万元,如果是用于个人生活怎么可能会在半年时间内购买上千只玻尿酸。我们相信从以上细节就可以印证出这个行为已经超出了个人的行为,是属于上下线之间从事微商的商业行为。

许嘉怿律师:我不同意张律师的观点。首先怎么去界定微商?法律上能不能界定微商?张律师提到销售的金额比较大。那金额到了什么数值是微商?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不能说买多了就是微商。其次,张律师提到了上千只玻尿酸,而这玻尿酸是由供应商的妻子去买的,我倒是觉得供应商的妻子可能在做微商,而不是王某的妻子在做微商。王某的妻子为了满足供应商妻子的需求才会去做准备。所以我认为这只是一个化妆品交流而已。

张宏威律师:在妻子的行为超出个人的生活范畴后,我们要看出来这个行为本身是基于王某职权而产生的。也就是说,他们直接是基于工作关系认识的,王某向供应商介绍了妻子做微商的信息,而且给了电话号码。如果没有王某的中间关系,双方就不会认识。更不会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山东,相隔几百公里产生合作,在其后产生利益往来。

许嘉怿律师:这层关系确实是由王某介绍认识的,但是大家值得关注的是,李某认为自己妻子需要而主动提出跟王某的妻子建立关系。所以这是相互的自愿的。

3.王某妻子是否属于微商对本案的影响?

潘家琪律师:这从事实和依据上都会对本案产生影响。我们刚刚提到企业管理权的问题,如果认定为个人的使用行为而不是微商行为,那么这就是原告纯粹的个人行为或者家庭行为,企业是不宜干涉的。但如果这是商业往来,又与原告的职权有关系,这可能就是企业可以管控的事项了。

4.公司是否可以管控到王某家属?

潘家琪律师:关于利益冲突现有的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通常是依据企业的规章制度。利益冲突通常是看原告本人的行为,但是现实中会出现原告本人不去实施,而是通过自己的家人、朋友去做有利益冲突的行为。作为企业来讲,如果不把这些行为进行适当的扩大就无法制止。

5.王某与其妻子行为的关系应如何认定?

张宏威律师:我们认为王某妻子的行为与王某有一个非常紧密的关系。首先,两人是夫妻关系,这个行为发生在两个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两个人的日常生活本身就是紧密不可分的,王某妻子做微商的资金和收益也都是用于共同生活的,而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内基于共同利益的对外行为难以认定为一方的个人行为。况且两个人对于彼此从事的事情也是知道的,甚至彼此还分享了对方公司的商业信息,所以王某不可能不知道妻子做微商的行为。第二、王某妻子行为与公司的关系,我们前面说过,王某妻子的微商行为与王某是脱离不了关系的。考虑到王某工作岗位的特殊性,其负责公司的采购,是有一定的权利去选择供应商,双方的合作基于王某的身份而产生,在其中会牵涉到公司的利益,一边代表公司与公司供应商从事工作交易往来,一边代表自己(或家庭)与公司供应商从事个人利益往来,无论从常理来看还是从公司规定来看,这两种利益关系势必会产生冲突。为什么公司要求这类岗位的员工做利益申报,不是要侵犯员工的隐私,而是要对于公司生产经营相关的,有可能会产生利益冲突的,你要告诉我。一方面是规避员工的风险,另一方面也是规避公司的风险。我相信大家都听过商业回扣,商业贿赂等,其实我们要求员工做申报也是为了防止利益输送。如果公司不能有效控制员工与供应商之间的关系,我相信公司的经营有一天可能会失控。最后,王某在这个过程中是参与协作的,身份不是简简单单的不知情的老公。

6.王某妻子的行为对公司产生什么影响?

张宏威律师:在这个行为中,王某妻子做微商获得的利益,王某从中也获利了。这个获益的前提是基于工作关系,利用公司的资产去获得双方的联系沟通。他们是基于公司的关系认识,双方的合作也是基于王某本人的要求。其次,王某是管这家供应商的,管价格、采购数量,会影响王某的采购以及供应商的供货。最后,这个行为对公司产生了负面影响,供应商直接投诉,公司信誉受损,如果没有上述行为,不会发生后面这些事情。

许嘉怿律师:我们认可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财务关系的混同。但是在本案中,王某并没有共同经营的行为。我们都知道王某是做采购工作的,可能在采购物品等方面有一定的专业知识。作为夫妻,当妻子对这些问题不了解的时候,王某提供这方面的协助非常正常。类似于我们的亲朋好友会问我们律师这个法律问题要怎么解决,但是这跟共同经营是有本质区别的。其次,在获益方面我们认为,他是在正常卖出货品,所拿到的报酬,不是一个利益冲突行为产生的获益。而且公司本身是做机械工程的,本案中王某的妻子是卖化妆品,在产品品类上是不可能对公司产生利益冲突的。

张宏威律师:其实这个行为不能简单从公司的经营范围和王某妻子卖化妆品这两个领域不相干,简单的做区分,还是应该看到案件的本质。从双方的认识,到最终的合作,再到最后公司把供应商从供应商库中移除,以及最后供应商对员工的举报投诉,我相信从一个很普通的第三人角度就可以发现原告王某在这个过程中是不可能脱离关系的。

7.王某妻子的行为是否影响到王某职权的正常行使?

张宏威律师:首先王某是直接管这家供应商的,管这家供应商的价格以及最终采购的数量。两个相同的供应商摆在他面前,如果另外一个供应商的妻子和他的妻子没有这层关系,他会如何选择?如果另一个供应商有这层关系,他又该如果选择?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答案。第二,双方是基于公司关系,王某在中间是促成了双方的合作,而且最后演变成要求对方一次性购买18万或产值30万升级成合伙人。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个人直接的微商关系,已经利用到其作为采购决定者的身份来向对方施压。第三是供应商的投诉。王某可以辩解说这是两个女人之间的事情,但是你要知道你的行为已经给公司的供应商带来了错误的理解。他会认为你是代表的公司,而且你向我发出指令买这种商品。

许嘉怿律师:第一、张律师提到王某的妻子要求供应商的妻子去完成一定的业绩或者一定的费用入伙。但是整个过程中都是双方自愿的,没有出现任何强迫。甚至在双方合作的初期是供应商的妻子有这个需求主动找到了王某的妻子。从这一点来说,王某并没有参与到交易中,甚至是不知情的。第二,张律师一直把供应商的投诉以及公司失去供应商的合作视为公司的损失。但我认为这不是损失。我们知道,供应商的选择在公司中是有完整的一套流程要求的,不是王某能说了算的。供应商的参评可能有王某的意见,但也会有其他同事的意见,包括往年产品的质量。从我们的侧面了解供应商的产品实实在在是存在一些质量瑕疵,最终导致在供应商的评选中落选。这个结果不是王某给出的,而是公司的上级做出的。

8.诉讼建议

潘家琪律师:本案的类型是在职利益冲突,主要看他的个人利益与公司利益是否有冲突。通常很多的案件是经营同样的产品,这就是直接的利益冲突。而这个案件比较特殊,是两个妻子做微商,所以对于公司来讲必须要去证明妻子的行为与员工的关系是什么,在此过程中员工是否有利用职权,微商行为是否可能对其履行工作职权及对公司利益造成损害。劳动争议案件中,单位对于员工的解除负有举证责任,员工方可以要求公司去证明我到底知不知晓这个行为、参不参与这件事、有没有利用职权、对公司是否造成损害等等。对王某的建议,从案件本身来说,许律师提的很多点都很不错。从案件的走向来看,要去恢复王某与公司的劳动关系已经没有意义了,但可以去主张一些赔偿金。

作者:何嘉辉

责编:成功

监制:陈逸洁






上一篇:iOS 13 新功能与游戏冲突,绝地求生官方建议先别升级
下一篇:曙光城市云助力广西贵港打造“智慧荷城”